• <i id='dg1q'></i>
    <fieldset id='dg1q'></fieldset><i id='dg1q'><div id='dg1q'><ins id='dg1q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dl id='dg1q'></dl>
  • <ins id='dg1q'></ins>
    1. <tr id='dg1q'><strong id='dg1q'></strong><small id='dg1q'></small><button id='dg1q'></button><li id='dg1q'><noscript id='dg1q'><big id='dg1q'></big><dt id='dg1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g1q'><table id='dg1q'><blockquote id='dg1q'><tbody id='dg1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g1q'></u><kbd id='dg1q'><kbd id='dg1q'></kbd></kbd>
      <acronym id='dg1q'><em id='dg1q'></em><td id='dg1q'><div id='dg1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g1q'><big id='dg1q'><big id='dg1q'></big><legend id='dg1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dg1q'><strong id='dg1q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<span id='dg1q'></span>

            午夜的出租車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  深夜,漆黑的街道上,九兒獨自一個人行走著。雖然空中飄著細雨,但也能看得出她在哭泣,淚珠不停的從她的雙眼裡滾出,從她的臉龐中可以看出那是傷心的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“該死的小龍,你為什麼會這樣對待我,我恨你!”雖然嘴上這樣說著,眼淚卻是抑制不住的流瞭下來,這恰恰證明她是深愛著對方的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剛剛,她本來跟她的男友小龍約好的要一起去看電影。但是因為公司臨時有事而去不成瞭,在她很快處理完公司的事情之後,想著早早的回傢還能趕著時間和男友一起去看電影。但就在她還沒趕到傢的時候,站在公路的對面她竟然看到自己的男友竟然與別的女孩牽著手,而且有說有笑的進瞭電影院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的九兒心如刀絞,傷心的眼淚如湧泉般的流出,甚至想死的心都有。

              九兒就這樣一個人不停的走著,雨越下越大,身上的衣服已經完全淋透,路上的積水已經沒過瞭她穿的高跟鞋的鞋跟。

              她就這麼傷心欲絕的走著,低著頭,不管不顧,以至於已經走到瞭馬路的中間她都渾然不知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個時候,她隻聽到一陣刺耳的喇叭的轟鳴聲,情急之下隻覺得腳下一滑。等她滑倒的時候,伴隨著急剎車的聲音,在她的身前剛好停下瞭一輛車。

              刺眼的光線照在她的眼睛上,她忙抬起瞭手去遮擋,短暫的失神之後,她才發現在她面前的是一輛出租車,她以為接下來迎接她的會是司機的謾罵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過瞭一會,她就聽到開車門的聲音,那個司機下瞭車,走到她的身邊將她輕輕扶瞭起來,然後非常紳士的說道:“小姐,你沒事吧!”

              這倒是有些出乎九兒的意料,她搖瞭搖頭,輕聲的說道:“沒事!給您添麻煩瞭!”說著她抹瞭一把臉上的淚水,生怕別人看出她是哭過的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出租車司機顯然已經看出瞭她現在的狀態,於是很熱心的說道:“小姐,這麼冷的天,又下著這麼大的雨,你一個人在街上閑逛不怕冷嘛?這樣會生病的,你傢在哪?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用瞭,那多麻煩您啊!我還是一個人走走吧!”說著,她就要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大半夜的,你一個人還逛街,我送你回去唄!您看你還可以順帶照顧一下我的生意。”

              九兒破涕為笑,看瞭看面前的司機,三十多歲的樣子,長的高高瘦瘦的,看面相很和善的樣子,到不像是什麼壞人,說話又很搞笑。想瞭想,自己隻顧走,也不知跑哪來瞭,不然讓他把自己送回傢也好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,九兒上瞭車,這個時候九兒才發現這出租車上面竟然還有一個人。不過想想這也是正常的,這大晚上的又下著大雨拼車也是常有的事,不過因為是晚上的緣故,又加至她又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,頭上扣著外衣上的黑色帽子,半遮著臉,看不清她的臉,不從她的穿著打扮依稀可以看出那是一個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九兒是坐在前面副駕駛的座位上的,沖她笑瞭笑,然後又轉過瞭身子。

              司機還有些納悶的看瞭九兒一眼,尋思著她傻笑什麼呢?不過,他也沒有繼續詢問九兒,他以為九兒是之前受瞭什麼刺激,現在突然想開瞭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“妹子,咱這是要去哪呢?”司機一副很熟悉的樣子,直接稱呼起瞭九兒為妹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去中三路吧!”

              “得嘞!我剛好回傢路過那,咱這就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由於下著大雨,車子走的很慢,看著車外的大雨,九兒又突然想起瞭與男友之前的點點滴滴,不自覺的又流下瞭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“妹啊!這是怎麼瞭,怎麼還傷心瞭呢?”司機的聲音突然想起

              “沒事,就是想起瞭一些往事而已。”九兒趕忙抹瞭一把眼淚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司機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,手機的鈴聲響起,是小龍,九兒看瞭看沒有接。當鈴聲第三遍響起的時候,九兒直接關瞭機。

              “怎麼不接電話呢?是不是傢裡人打的啊!聽哥的,趕緊回個電話,別讓傢裡人擔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九兒想瞭一下,又將手機打開瞭,這個時候剛好小龍打來瞭電話,九兒摁下瞭接聽鍵。

              “九兒,你怎麼不接我電話呢?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咱們分手吧!”說完九兒掛掉瞭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“妹啊!怎麼說分手就分手瞭呢?有啥事想不開的啊!”

              “沒什麼,就是沒法處瞭。”九兒表情不太自然。

              “要我說,這兩個人在一起就要互相體諒,互相尊重對方,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不知道其中緣由,拜托別說瞭好嗎?”

              氣氛頓時尷尬瞭,司機一時無語,九兒也覺得言語有些唐突瞭,可她的心情實在是不好,也沒再說些什麼。

              車子慢慢的推進著,九兒不自覺的裹瞭裹身上單薄的衣服,她實在是感覺很冷。盡管由於天冷,車內開著空調,九兒反而覺得越來越冷,而且這種冷不同於剛開始再車外的冷,這是一種由內到外的冷,冷的讓人心慌,冷的讓人發顫。

              “司機大哥,你有沒有覺得怎麼你的車上反而比外面還冷呢?”九兒不得不說話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是不大對啊!按說我這車上開著空調呢!不會壞瞭吧!”說著他伸手放在通風口上試瞭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“是熱風,奇怪啊!怎麼會這麼冷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是啊!怎麼會這麼冷呢?後面的那位姐姐,你冷嗎?”九兒突然想起後面還坐著一位呢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胡說什麼呢?後面哪有人呢?”接話的是出租車司機。

              “什麼啊!這不她就在這坐著嘛!”說著九兒手指著後座把頭往後轉去。

              隨即她心下一愣,後座上面根本沒有人,可她在上車的時候明明看到有位女士坐在後座上的,難道是自己看花瞭眼?不能啊!

              心下想著她掐瞭自己的大腿一把,疼,這表面不是在做夢,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,分手是真,她剛剛看到的那人指定也是真。

              “呵呵!妹子,後座有人嘛?你該不會見鬼瞭吧!”司機笑呵呵的說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是,我剛剛分明看到一個穿著一身黑色風衣的女人啊!真奇怪!”

              說完這句話,九兒心裡突然咯噔一下,心就慌瞭,心下想著,該不會真的見鬼瞭吧!

              一時間,兩個人都不再說話瞭。

              短暫的沉默之後,出租車司機突然大吼起來:“你還跟著我幹嘛?我對你算是仁至義盡瞭,我任勞任怨的照顧瞭你這麼些年,你該給我些自由瞭,燒給你的那些錢白燒瞭嘛?”

              莫名其妙的一頓大喝,隻嚇的九兒心驚膽戰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要下車,我不坐這車瞭。”九兒顫抖著說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車是你想下就下的嘛?”此時的司機臉色猙獰,簡直與之前判若兩人。他啪啪的扇瞭九兒兩個耳光,一把抓住瞭九兒的頭發,就要往車窗上撞。

              九兒死命的掙紮著,奈何他的力氣太大,眼看著九兒的頭顱就要撞在車窗上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九兒就聽到那司機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,抓著九兒的那隻手已經無力的垂下。

              九兒這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,後座的那個女人,確切的說,應該是那隻女鬼,正坐在那司機的身上,一雙手深深的嵌在瞭那出租車司機的胸口之上,鮮血隨之流淌而出,而那司機雙目圓瞪,顯然已經氣絕身亡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,此時的車子還在行進著,愈來愈快,眼看著就要闖進前方不遠處的護城河裡。

              情急之下,九兒也顧不得什麼瞭,猛的一把拉開瞭門,迅速的跳下瞭車,如同滾地葫蘆一般滾落瞭出去。就在九兒剛剛逃出車子的同時,那輛車子撞翻瞭護城河的圍欄,直挺挺的一下紮進瞭河裡,慢慢的沉瞭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幸運的九兒因為跳車及時,逃過瞭一劫,隻是受瞭些輕傷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九兒報瞭警,當然,九兒並沒有傻到把她見鬼的事情跟警察說。在警方調查過後,公佈瞭案情,這一事件又見瞭報。

              九兒才知道,原來這司機之前一直在照顧生病癱瘓在床的妻子,這一照顧就是五年。可是這司機畢竟是血氣方剛的青年人,很快又找到瞭新歡,他們想要結婚,可是中間又有癱瘓妻子的羈絆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,在新歡的慫恿下,他殺害瞭自己的妻子,名正言順的娶瞭新歡。

              在九兒看來,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。又想想自己,分手又算什麼呢?她相信在愛情這條道路上,她一定會找到真心實意的守護者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