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ovxmt'><div id='ovxmt'><ins id='ovxmt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ovxmt'><strong id='ovxm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tr id='ovxmt'><strong id='ovxmt'></strong><small id='ovxmt'></small><button id='ovxmt'></button><li id='ovxmt'><noscript id='ovxmt'><big id='ovxmt'></big><dt id='ovxm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vxmt'><table id='ovxmt'><blockquote id='ovxmt'><tbody id='ovxm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vxmt'></u><kbd id='ovxmt'><kbd id='ovxmt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fieldset id='ovxmt'></fieldset><ins id='ovxmt'></ins>
        <i id='ovxmt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ovxmt'></span>
      2. <dl id='ovxmt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ovxmt'><em id='ovxmt'></em><td id='ovxmt'><div id='ovxm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vxmt'><big id='ovxmt'><big id='ovxmt'></big><legend id='ovxm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奇幻片

            校園鬼故事:聲控燈

            奇怪的室友午夜,我躡手躡腳地推開宿舍的大門,在小心翼翼地走過瞭宿管的窗戶後,立馬一個閃身向樓梯跑去。站在樓梯上,我揉瞭揉自己困乏的雙眼,在網吧奮鬥瞭大半夜,我迫切地想回到寢室睡

  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  男鬼半夜爬上少女的床

            當我睡得正香的時候,突然有一個身體壓在瞭我的身上讓我在睡夢中驚醒。“誰,你到底是誰,別碰我,快走開。”我掙紮著,想推開我身上的那個人。01當我睡得正香的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午夜的出租車

            深夜,漆黑的街道上,九兒獨自一個人行走著。雖然空中飄著細雨,但也能看得出她在哭泣,淚珠不停的從她的雙眼裡滾出,從她的臉龐中可以看出那是傷心的眼淚。“該死的小龍,你為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詭異的鼠標

            像往常一樣,小欣在傍晚才醒來。雖然說是像往常一樣,可今天卻似乎有一些不太一樣。因為他這一覺已經睡瞭不知道多久。究竟睡瞭多久,小欣想不起來瞭。他隻知道,為瞭通關,為瞭趕上隊友,他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女鬼阿雅

            阿雅很疑惑,疑惑自己怎麼會死在這種山坳裡?雖然風景很美,還有一片清澈幽深的湖泊,可這裡終究太偏僻瞭。想找個替死鬼都找不到。害不瞭人便無法離開,阿雅隻能日復一日的在這徘徊,耐心的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還我心臟

            李夢從小到大都有心臟病,她雖然出生在一個富貴的傢庭,但是大把的金錢買不到健康的身體。從小,她就被禁止做很多的事情。不準跑步,不準做刺激的事情。凡是容易讓她心跳加速的事情,傢裡的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菜園裡的清朝墓

            這是我外婆傢菜園的真實故事。上面的故事交待過瞭,我外婆傢在我們鄰村,村裡面就一個大姓,付。我外公是村裡的會計,一手算盤打得非常的溜。但是最讓我外婆自豪的,就是他們傢的大菜園子。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你的心真好

              人油   “這東西,能行嗎?”白潔潔看著唐小五加熱後倒在杯子裡的黏稠液體,有些擔心地問道,&ldq

            05-23

            合奏

            王麗是音樂學院的高材生,她花瞭很低的價錢買來瞭一架漂亮的鋼琴,相當開心。一天,她正在臥室裡彈著新買的鋼琴,纖細的指尖飛快地撥弄著琴鍵。這時一雙隻剩下白骨的手,緊緊地握住瞭王麗彈

            05-23

            七月半之陰魂娶妻

            婚姻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美好而又渴望的,現實中我們也都會牽手另一半共同步入婚姻的殿堂,在她左手的無名指上,為她戴上那一枚禁錮三生的戒指。但是那些沒結過婚而又早逝的人呢?他們孤零零

            05-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