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534pj'></dl>
    <i id='534pj'><div id='534pj'><ins id='534p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ns id='534pj'></ins><acronym id='534pj'><em id='534pj'></em><td id='534pj'><div id='534p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34pj'><big id='534pj'><big id='534pj'></big><legend id='534p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534pj'><strong id='534pj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534pj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534pj'></span>
      1. <tr id='534pj'><strong id='534pj'></strong><small id='534pj'></small><button id='534pj'></button><li id='534pj'><noscript id='534pj'><big id='534pj'></big><dt id='534p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34pj'><table id='534pj'><blockquote id='534pj'><tbody id='534p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34pj'></u><kbd id='534pj'><kbd id='534pj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534pj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越南新娘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我望著老鐵匠漸行漸遠的背影,滿腦子都是問號,還是那句話,木頭匣子裡的東西有問題不假,但他說的也太誇張瞭,一村人都跟著遭殃是什麼概念?

            如果真是那樣,我豈不成瞭幫兇?

            想到這裡,我渾身的血都涼瞭,真想扒開土壤,拿出那個禍根,可回頭一琢磨,這個老鐵匠也夠邪乎的,你見過誰大半夜的出來散步?所以他的話也不能全信。

            人本來就是糾結的動物,一來二去,我就拿不定主意瞭。

           可想到林詩,我心頭堅定瞭少許,現在完成任務瞭,去找紅綾問個明白。至於這些木頭匣子,都見鬼去吧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我管不瞭那麼多瞭。

            打定主意,我開始往回走,林詩的身影不斷在我眼前閃爍,她叫我牽掛瞭兩年,也難受瞭兩年,如今終於能知道真相瞭。

            回去的路並不長,以至於鉆進院子,我的心緒還沒平穩下來。但是定睛一看,發現院子裡空空如也,人沒瞭,貢品也沒瞭。

             我心中納悶,表哥和大舅是沒回來呢,還是已經辦完事去屋裡休息瞭?埋木頭匣子的事情不是很重要嗎?難道就沒人盤問我一下?
            後來越想越不是滋味,有心去屋裡找他們,又有些瘆的慌,因為剛才的一幕幕,已經把我嚇破瞭膽子。說句不好聽的,他們是人是鬼我都分不清。
            後來我發現,西頭的屋子裡,隱隱有燈光閃爍,那應該是紅綾的臥室,因為她剛才就是從那裡出來的。
            想到紅綾,我心頭很重,像是壓上瞭一塊石頭,她太神秘瞭,與我之前想的越南表嫂完全不是一回事。我甚至認為,表哥他們這樣詭異,也是因為她的緣故。

             所以我暗中給自己打氣,一定要堅強一點。
            借著這股子信念,我來到瞭屋子近前,透過窗簾的縫隙,發現裡面亮著一盞臺燈。
            臺燈旁邊是一個嶄新的梳妝臺,紅綾坐在凳子上,對著鏡子梳理頭發。
            她的頭發很長,黑油油的,原先盤在瞭頭頂,現在傾瀉下來,像一片瀑佈。
            看樣子是要睡瞭,靠,她做瞭這麼多詭異的事情,還真睡得著。
            我本想推門進去,可突然發現,梳妝臺的鏡子裡,並沒有她的影像。
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她梳頭照鏡子,但鏡子裡卻沒有她的身體,就跟一團空氣似的。
            我腦袋嗡瞭一聲,腿當時就軟瞭,鬼,紅綾是鬼!

          來,這次全完瞭,要不是死死抓著窗臺,我非得坐地上。
            難怪她這麼詭異,原來是一個女鬼,表哥他們一傢子,肯定被她害死瞭,所以才叫人看不透。
            那三個木頭匣子果真是禍根,媽的,我真成瞭幫兇。
            就在這個當口,房門嘎吱一聲開瞭,紅綾披頭散發,臉色煞白的看著我。
            我怪叫瞭一嗓子,整個人仰面摔倒,然後又以最快的速度爬起來,準備逃跑。
            紅綾冷笑:事情既然辦完瞭,為什麼要跑?你不想知道林詩在什麼地方嗎?
            我的身子一僵,強忍著恐懼停下來。
            原諒我比較慫,我不敢正視對方的臉,任由著冷汗沁透全身。

          時間放佛靜止瞭,我從沒有像現在這樣,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。我感覺自己的頭皮都炸開瞭。
            林詩固然重要,但跟一個女鬼說話,我還沒有這個勇氣。
            紅綾好像看穿瞭我的心思,說你別怕,我不是鬼,你見過哪個鬼會流血的?
            說完揚起瞭手腕,上面包紮著一條白色手帕。
            剛才她割傷瞭手腕,將鮮血淋在瞭木頭匣子上,是我親眼所見,所以我立馬愣住瞭。
            鬼怪都是一股邪氣,沒有血肉之軀的,這麼看來,紅綾的確是人。可剛才的鏡子是怎麼回事,難道是屋子裡光線太暗,我看錯瞭?

           在我沉默的時候,紅綾開口:進屋吧,我來為你解惑。
            我終於敢正視她瞭,但這個屋子死活不能進,我說就在這裡吧,你是我表嫂,我進去不合適。
            紅綾用一種你挺會給自己找臺階的眼神看著我,然後點點頭,說林詩的來歷你知道吧?她是個孤兒。
            我說當然知道,她從小在孤兒院長大,後來通過國傢的資助上瞭大學,我倆不是一個系的,但都喜歡唱歌,就慢慢認識瞭。相戀三年,別人是孔雀東南飛,我們是終成眷屬。呵呵,誰想到最後的結局不太美麗。
            紅綾很認真的說:你話太多瞭。

             我趕緊閉上瞭嘴巴,但慢慢瞇起瞭眼睛,往事如風,往事如風啊。
            紅綾繼續道:韓立,你以為你愛的深,其實你不懂。你隻知道甜蜜是放瞭糖的飲料,可林詩的杯子裡,卻裝瞭一杯咖啡。她也想擁有父母,從小就想。直到有一天,她突然知道瞭自己的父親是誰,所以才奮不顧身的去追尋。也是在尋找過程中,遇到瞭我。不然我也不會知道的這麼清楚。